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

石蕴玉而峰辉,水含珠而川媚

 
 
 

日志

 
 

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2012-07-27 06:17:52|  分类: 书海泛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卢梭论证人民主权原则直至今日,“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就成为最具正当性的政治原则。这个原则不仅要求统治者对选民负责,还要求人民参与政治决策,在这一点上现代社会的人都很容易达成共识;可是在人民参与政治决策的“多少”程度的问题上,则发生很大的分歧。比如卢梭就认为,人民参与政治的权利是不可被人代表的,民主必须是直接民主,人民必须依靠手中的选票直接控制政府官员,代议制永无民主可言,因为在代议制中,一旦人民代表被人民选举出来之后,就可以不再对人民负责,人民参与政治决策的权力事实上被架空,被剥夺了,卢梭批评英国的代议制度:“英国人民自以为是自由的;他们是大错特错了。他们只有在选举国会议员的期间,才是自由的;议员一旦选出之后,他们就是奴隶,他们就等于零了”。
       而另一些人则以为,民主只能是代议制而不能是直接民主,一方面固然是在幅员辽阔的现代国家中,直接民主的可操作性得不到保证,人民的平庸也难以保证政治决策的正确,更为重要的则是直接民主还包含着多数人暴政的隐患。约翰·密尔主张给普通人一张选票的同时给智力超群的精英几张选票,其目的正在于在政治决策中加强精英的权重,削弱普通民众的权重,代议制实际上起到了这个作用。
在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之间,托克维尔是偏向于后者的,原因就在于他对于平等和自由的态度。一方面,他固然认为平等是人类历史不可抗拒的潮流,也是更为正确的选择;但是,如果把平等推到极端,则容易发生流弊,平庸的人民既无能力,也无时间去做出正确决策,他们总是容易被欺骗而把选票投给花言巧语的骗子,其结果是选举权越普及,越不能保证选出优秀的领袖,也越不能得到最佳的决策。他说:“最合理的政府组织并不是任由所有利害相关的人参与其中,而是由社会中最贤明、最有道德情操的阶级来指导。”尤其是极端的平等容易导致对自由的侵损,对于托克维尔来说,自由是至高无上的价值,是不可或缺的。托克维尔的理由,当然基于他对人民和精英的理解,而这可能确实与他的贵族身份多少有些关系。
       基佐显然要比托克维尔更为保守一些,他痛心于贵族制的沦陷。他对平民抱有更多的猜疑和警惕,他反对人民主权论,而主张理性主权论。所谓理性主权,即认为国家的统治权不属于人民,而属于有理性的人,在特定的历史情境下,指的就是精英尤其是贵族。
基佐和托克维尔的时代,正是贵族制向民主制过渡的时代,他们之间的分歧反映的正是时代的动向。贵族消失之后,自由与平等的潜在矛盾并未结束,因为精英与普通大众之间的区隔并未消失,只是精英不再是贵族,而是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的精英。
       希望在平等与自由之间,在平等政治和精英政治之间,有一个适度的调和,实现“平等的自由”,即人人皆有的自由。舍此取彼,或者舍彼取此,都是我们难以接受的。一方面,我赞同自由派对卢梭的直接民主论的尖锐批评,但是另一方面,我并不认为代议制就是完美无缺的,卢梭的名言“他们只有在选举国会议员的期间,才是自由的;议员一旦选出之后,他们就是奴隶,他们就等于零了”确实也揭示了代议制的潜在陷阱。代议制之外,恐怕仍得让人民有限地参与,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公决、基层自治,诸种手段,以确保人民不会成为代议士的奴隶。
       托克维尔的民主除了政治上的意义之外,还有社会上的意义,即身份平等,机会平等,所有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所有公民平等地获得追寻自己幸福的机会。在这一点上,托克维尔是持完全肯定的态度的。不过,我有些疑惑的是,如果政治上某些人被剥夺参与公共决策的权利,他们依靠什么来捍卫自己的身份平等和机会平等?精英真的是无私的吗?他们真的能够兼善天下吗?对历史和现实有所观察的人恐怕对此都不会过于乐观,在精英与底层渐行渐远的社会,尤其是要大大地打个问号的。如果不能依靠精英,又不能依靠自己(直接民主或暴力革命),那么依靠谁呢?被统治者如果永远都是隔绝的而不沟通的,相互猜忌而不是相互信任,互相诋毁而不是互相宽容,互相攻击而不是互相帮助,那么所有势单力薄的个体在欢呼声和掌声中把自己交给利维坦,就是顺理成章的了。然而这仍然是走向奴役之路,即走向“平等地受奴役”。
       不过,通往奴役之路,也不会是永无止境的。利维坦不可能是万寿无疆的,其危机就在于所有的人都伸手向它要一切想要的东西,欲壑是难填的,利维坦决不可能满足人们的所有需求,于是它要么被人们抛弃,要么就得自我转型,从一个无所不管的全能政府转型为一个有限政府,把其余部分交给社会自己去管理,自己去满足,自己去实现。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