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

石蕴玉而峰辉,水含珠而川媚

 
 
 

日志

 
 

《金丹诗四十八首》宋 张继先  

2012-09-29 21:02:22|  分类: 读诗赏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鼎玄珠夜半功,纷纷五彩满房中。只为日月交加合,却被龟蛇取次攻。
乍见容仪方恍惚,久看相貌即朦胧。殷勤为报阳人道,此上真空不是空。

假法人间有万般,君宜求取紫金丹。昆仑山上楼台耸,北海炉中龙虎攒。
此个药中为贵宝,将来炼就作天官。玉皇数下金玄诏,始信云衢去不难。

流俗纷纷不悟真,不知求己却求人。只贪世上无穷色,忘却人间有限身。
鼎内药成堪益寿,水中金尽化轻尘。北邙山下累累土,总是人间不了民。

不觉年年撚指过,急如催浪转长河。鼎中日月知人少,世上阴阳识者多。
尽为资财损真性,皆因女色逐流波。□ □ 半有归泉路,忍把真元乱鬼魔。

堪笑愚人被色萦,拎将呼吸要留清。神仙清静方为道,男女腥膻本俗情。
秽浊岂堪充上品,还丹方可保长生。房中之术空传世,迷杀寰中多少人。

采阴丹法起何时,后汉刘晟亦自迷。不免轮回归复道,岂将淫慾益愚痴。
狗猪行状称为妙,神鬼阴谋不可欺。争似无为清静道,一炉金就养婴儿。

婴儿头上戴莲花,诈伪迷人乱似麻。不道修行从一鼎,却言般运有三车。
泥丸有路蒸方透,紫府无涯价莫加。为劝尘中迷路者,好寻元本莫咨嗟。

火急寻师指水金,依时用火采浮沉。九回照见如来相,一纪方开处士心。
虎驾辄翻铅易就,龙车推转汞难禁。自从饮著醍醐酒,便觉身居紫府深。

扰扰浮生一梦间,几人回首锁三关。黄婆压定分全易,白虎飞来投下难。
朱雀入炉三亩静,黑龟伏鼎一生闲。昭昭妙理余知得,只欲藏机隐旧山。

莫论仙骨莫求丹,此理玄玄有正门。迷者少能知返本,教人藉此心为根。
龟蛇大小宜频给,日月精华且总吞。只自明师分剖后,难为荒野作丘坟。

神仙妙用阳难窥,学道多因慾道迷。向此若能明水火。这回方得识东西。
真铅莫把凡铅杂,真妇休将世妇齐。离坎自交身自泰,恁时方见是夫妻。

黄芽于宝莫轻论,白雪通玄敢谩言。不是野人藏秘诀,大都仙药俗难吞。
浮沉卯酉玄分路,变化龟蛇别有门。万万学徒无一二,浪称道友满乾坤。

存神认取本来身,此理幽玄可学人。无漏实成除有漏,迷津才出是通津。
浮生难保千年寿,仙世轻翻万劫春。堪叹茫茫迷路者,甘将神作北邙尘。

学佛回心又学仙,两头扪摸不能专。大都错路生迷惑,便见迷途易变迁。
得事只烹身上药,痴心莫望火中莲。但能求已兼求命,休说三千与大千。

气龙津虎不难分,下手须从神定门。白雪炼多齐日月,黄芽服久出乾坤。
四神鼎内堪逃死,五色浆中可返魂。世上蜉蝣能几许,莫将财色败元根。

急认浮沉水内金,若能烹炼鬼神钦。四神守卫炉固,九转工夫转色深。
龙虎翻施双入路,龟蛇腾焰两边侵。但知五色纷纷起,满室荧煌可照心。

周天火候诳凡人,胎息萦为亦未真。紫府聚金龙火种,昆丘走玉虎泉新。
三莲折处分神力,一子生时出俗尘。为报忙忙求事者,真铅真汞不离真。

昆仑宫里紫金丹,不是仙材不可观。有分得餐延寿命,自然无恋免饥寒。
虎龙铜汞庚辛鼎,大小龟蛇太乙坛。烹炼一丸飞五彩,上天消息不为难。

劳生扰扰去如梭,火急修真逐鬼魔。好把浮沉翻北海,莫将梦幻恋南柯。
甲庚鼎内金非少,卯酉坛中土亦多。只自荧煌光一室,斋心服了脱微痾。

瞥然光景几时休,出入轮回去复收。只为含痴缘底事,不思清静学真修。
虎龙便是升天驾,铅汞元为出世舟。多少神仙哀俗辈,故留丹诀救凡流。

乘龙驾鹤不须惊,此是金丹一粒灵。五色云龙腾海底,九回风虎到天庭。
琼花合处看壬癸,紫府交时藉丙丁。此理要明非下士,除非名是少微星。

劳生扰扰疾如风,急杀三彭及五虫。不使狐狸侵药灶,须教龙虎守真空。
鼎中宝物时添火,腹内婴貌转丰。善女善男寻此语,莫贪花酒堕迷中。

大都奇怪惑人深,一见邪淫便动心。只是欹倾身内宝,何能坚固水中金。
天堂有路无人到,地狱无门众却寻。寄语世间男女道,收纵火宅隐山林。

阿尔多淫上帝嗔,罚为狐兽尾随身。只言五百年方变,岂谓三千日化神。
雷火不知何处用,犬牙同此作教亲。冤魔眷属狐狸肖,变化妖容惑几人。

刘晨阮肇事多非,今日凭君子细推。谩使仙宫由色慾,却将紫府貯奸欺。
洞中清净难容杂,穴里幽冥易变奇。大是世人迷不悟,几人丧命为狐狸。

子真坛下紫微边,深夜风光俗好传。不道求铅堪益寿,却言药物可延牛。
仙丹未必离身内,人意何须立户前。或是山精迷弄汝,故将杂色等闲看。

真铅真汞最堪凭,此理昭昭却少行。白虎鼎中成玉液,螣蛇宫里养金精。
坎男离女分三位,日月东西合一程。若几此中寻得路,婴儿相貌自然成。

金丹换骨不相欺,大抵凡流性易迷。若使赤蛇腾海北,自然玉兔走天西。
栽莲使者行真水,种火龙王启大蹊。好向此中寻捣炼,飞腾只在一刀圭。

少年何速成诗书,争似求真保玉壶。更不劳神游赤水,只知存性养玄珠。
鼎中日月何人有,炉内丹砂世所无。人笑此中多寂寞,此中寂寞与人殊。

既悟今生与后生,何须苦苦强谈禅。华池水号升天药,金鼎莲为出世筌。
下乎始知深妙妙,功成方见理玄玄。自从一得明师指,始信云车出俗廛。

三清门户出无猜,自是凡夫不肯来。月魄日魂为道路,虎泉蛇火作梯媒。
三田勤固元精种,一鼎坚牢后却开。无质自然生有质,真胎能解结灵胎。

绛桥行气总为非,自是凡夫著相迷。北海鼎炉分造化,南溟宫殿合天倪。
虚无只就还丹力,恍惚身身成妙道齐。若向浮生能见得,浮生只可比醯鸡。

尘寰道友万千人,几个虚名几个真。不悟汞铅为至宝,却将炉灶学烧银。
内中采药方端的,外里求丹谩苦辛。何况迷途有迷者,不为自误误他人。

九真山下有华池,此水延年世不知。金橘生成光色透,弹丸小大彩霞飞。
送归北海深藏密,般上南溟事怪奇。只候此中功力就,黄云片片拥婴儿。

九真山上接楼台,日月浮生紫气堆。北海下生金芍药,南溟宫产玉攻瑰。
三清门户三田奥,九转工夫九辙回。当此炼成无价宝,从教人笑我痴騃。

扰扰寻师苦苦忙,但求神水是仙乡。荧煌一鼎鎔金汁,灿烂三田湛浆。
夜半只知真火焥,房中不觉彩霞光。超凡一粒真堪重,始信蓬莱去路长。

鼎中大药世难知,日月双投姤不迷。未秘妙光方火枣,始思玄理号交梨。
溶溶朱粉飞云远,湛湛神辉满室齐。一纪烹前才得了,便乘鸾辂上天梯。

隐迹人间数十年,不令众觉种丹田。五行聚会生俄尔,一颗圆明出自然。
湛湛神炉开白雪,依依铅鼎泻红莲。近来不觉浮名,多被人来叩妙玄。

鼎中大药世难知,日月双投姤不迷。未秘妙光方火枣,始思玄理号交梨。
溶溶朱粉飞云远,湛湛神辉满室齐。一纪烹前才得了,便乘鸾辂上天梯。

隐迹人间数十年,不令众觉种丹田。五行聚会生俄尔,一颗圆明出自然。
湛湛神炉开白雪,依依铅鼎泻红莲。近来不觉浮名,多被人来叩妙玄。

金丹饵了骨毛轻,便觉蓬莱去有程。澄湛药炉分玉粉,凄凉气海彻三清。
昆仑宫殿年年声,紫府楼台日日成。只此便乘云鹤驾,笑人笑我学长生。

学道多多少悟真,真成便见自家身。三田有路综横去,万类无级变换因。
土内养金金色重,鼎中进火火功新。若於财色全无动,便是蓬莱洞里人。

忍辱多多日苦辛,闭门又被鬼偷精。不知牢锁丹田固,争奈魂狂紫府倾。
阳气旋衰难保寿,阴邪浸长易消兵。劝君火急寻师去,莫为冤魔破道情。

只见神炉当子夜,岂知火力散阴邪。忽於金鼎凝寒玉,倏尔真身现彩霞。
沆瀣露中分白雪,华池水内养黄芽。此中便见真消息,莫浪驱驰觅鹿车。

人有金丹可返魂,常流迷道不知吞。朱禽若启岩前地,白鹿须投海底门。
欲得必先调气马,由来宜急锁心猿。善男善女寻真诀,莫把形容化土坟。

静坐焚香念念中,念中须见己形容。生成本藉铅中汞,变化端由火裹龙。
二八莫辞频采造,一三还用苦交冲。此中有路通天去,可把尘踪继赤松。

莫嫌野客漏机微,要接仁人至上蹊。悟者便从言下语,迷途终是意中迷。
甲庚一判龙归左,卯酉双投虎在西。若见玄玄玄裹事,不离真个是夫妻。

我身我命与天齐,只得金丹便出迷。灵质长来居玉殿,圣胎生就步云梯。
蜉蝣世界何须恋,螮蝀衣裳不必携。烹炼虽然劳日月,出尘宜假一刀圭。

幸得修真趣理深,勤勤烹炼水中金。若知紫府莲堪种,始信昆仑路可寻。
日月合来光上下,白青交后彩浮沉。自从得此真消息,荣辱人间总不侵。

贪著浮名浮利身,不思光景走频频。只贪眼下红颜好,不觉头中白发新。
药鼎坚牢延寿命,情思放恣损天真。劝君求取金丹诀,养个婴儿脱俗尘。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