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

石蕴玉而峰辉,水含珠而川媚

 
 
 

日志

 
 

尊隐 清龚自珍  

2013-01-14 17:06:50|  分类: 古文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将与汝枕[1]高林,藉[2]丰草,去沮洳[3],即荦确[4],第[5]四时之荣木,瞩九州之神皋[6],而从我嬉其间[7],则可谓山中之傲民也已矣[8]。仁心[9]为干,古义[10]为根,九流为华实[11],百氏为杝藩[12],枝叶昌洋[13],不可殚论[14],而从我嬉其间,则可谓山中之悴民[15]也已矣。
       闻之古史氏[16]矣,君子所大者生也[17],所大乎其生者时也。是故岁有三时:一曰发时[18],二曰怒时[19],三曰威时[20];日有三时,一曰早时,二曰午时,三曰昏时。
       夫日胎于溟涬[21],浴于东海,徘徊于华林[22],轩辕于高闳[23],照曜于之新沐濯[24]沧沧凉凉[25],不炎其光,吸引清气,宜君宜王[26],丁[27]此也以有国,而君子适生[28]之,入境而问之,天下法宗礼[29],族归心[30],鬼归祀[31],大川归道,百宝万货[32],人功精英[33],不翼而飞[34],府于京师[35]。山林冥冥[36],但有鄙夫、皂隶所家[37],虎豹食之,曾不足悲。
       日之亭午[38],乃炎炎其光,五色文明[39],吸饮和气[40],宜君宜王,本此也以有国,而君子适生之,入境而问之,天下法宗礼,族修心,鬼修祀,大川修道,百宝万货,奔命[41]涌塞,喘车牛如[42]京师。山林冥冥,但有窒士[43],天命不犹[44],与草木死。
       日之将夕,悲风骤至,人思灯烛,惨惨目光[45],吸饮暮气,与梦为邻[46],未即于床,丁此也以有国,而君子适生之;不生王家,不生其元妃、嫔嫱之家[47],不生所世世豢[48]之家,从山川来,止于郊。而问之曰:何哉?古先册书[49],圣智心肝[50];人功精英,百工魁杰所成[51],如京师,京师弗受也,非但不受,又烈而磔之[52]。丑类窳呰[53],诈伪不材,是辇是任[54],是以为生资[55],则百宝咸[56]怨,怨则反其野[57]矣。贵人故家蒸尝之宗[58],不乐守先人之所予重器[59],不乐守先人之所予重器,则窭人子[60]篡之,则京师之气泄[61],京师之气泄,则府于野矣。如是则就是贫;京师贫,则四山[62]实矣。古先册书,圣智心肝,不留京师,蒸尝之宗之(子)孙,见闻媕婀[63],则京师贱[64];贱,则山中之民[65],有自公侯[66]者矣。如是则豪杰轻量京师;轻量京师,则山中之势[67]重矣。如是则京师如鼠壤[68];如鼠壤,则山中之壁垒坚矣。京师之日短,山中之日长矣。风恶,水泉恶,尘霾恶[69],山中泊然而和[70],冽然而清[71]矣。人攘臂失度[72],啾啾[73]如蝇虻,则山中戒而相与修娴靡矣[74]。朝士寡助失亲,则山中之民,一啸百吟,一呻百问疾矣[75]。朝士僝[76]焉偷息,简[77]焉偷活,侧焉徨徨商去留[78],则山中之岁月定矣。多暴侯者[79],过山中者,生钟簴之思矣[80]。童孙叫呼,过山中者,祝寿耇之毋遽死矣[81]。其祖宗[82]曰:我无余荣[83]焉,我以汝为殿[84]。其山林之神[85]曰:我无余怒焉,我以汝为殿矣。俄[86]焉寂然,灯烛无光,不闻余言,但闻鼾声,夜之漫漫,鹖旦[87]不鸣,则山中之民,有大音声起,天地为之钟鼓,神人为之波涛矣[88]。
       是故民之丑生[89],一纵一横。旦暮为纵,居处为横,百世为纵,一世为横[90],横收其实[91],纵收其名[92]。之民[93]也,壑[94]者欤?邱[95]者欤?垤[96]者欤?避其实者欤?能大其生以察三时,以宠灵[97]史氏,将不谓之横天地之隐[98]欤?闻之史氏矣,曰[99]:百媚夫[100],不如一猖夫[101]也;百酣民[102],不如一瘁民[103]也;百瘁民,不如一之民也。则又问曰:之民也,有待者耶?无待者耶?应之曰:有待。孰[104]待?待后史氏。孰为无待?应之曰:其声无声,其行无名,大忧无蹊辙[105]?大患无畔涯[106],大傲若折[107],大瘁若息[108],居之无形,光景煜爚[109],捕之杳冥[110],后史氏欲求之,七反[111]而无所睹也。悲夫悲夫!夫是以又谓之纵之隐[112]。
       注释:[1]枕:枕头。这里作动词,即“拿……做枕头”。[2]藉:草垫子。这里作动词,即“拿……做垫褥”。[3]去:离开。沮洳(jùrù具入):低洼潮湿的地方。[4]即:靠近,到。荦(luò落)确:石头很多的山。[5]第:这里作动词,品评、鉴赏的意思。[6]瞩(zhǔ主):观察,游览。九州:古时候把全国划分为九州,即冀、兖(yǎn奄)、青、徐、扬、荆、豫、梁、雍,这里指整个中国。神皋:神明所在的地方,这里指祖国的神圣领土和壮丽山河。[7]而:作连词,如,如果。嬉:游玩。[8]山中:和下文“京师”相对而言,指京城以外的地方,即在野。傲民:指那些对清王朝不满、不愿意跟朝廷合作而又滑起来反抗,只是游山玩水,态度消极而又放荡的人。[9]仁心:纯心,善心。[10]古义:古时的义理。[11]九流:古时称儒、道、阴阳、法、名、墨、纵横、杂、农为九流。这里作者把它看作主要学派。华实:花果。[12]百氏:指众多的学派。这里作者把它看作次要学派。杝藩(Zhìfān志帆):篱笆。[13]昌洋:旺盛。[14]不可殚(dān单)论:作者认为祖国文化遗产极其丰富,说也说不完。殚,尽。[15]悴民:指那些忧国伤时而又不得志,只好埋头研究“仁心”、“古义”、“九流”、“百氏”等学问的人。[16]古史氏:专职编写历史的古代史官。下文的“后史氏”指后代史官。[17]君子:封建时代对所谓有才德的人的称呼,这里指有革新思想的读书人。大:重视,珍惜。生:这里指生命。[18]发时:兴起时期。发:发生,开始。[19]怒时:旺盛时期。怒:气势强盛。[20]威时:衰落时期。威:威严,肃杀,这里引申为衰落。[21]胎:孕育。溟涬:形容雾气很重,一片迷濛。[22]徘徊于华林:指太阳在远方的茂林顶上慢慢上升。[23]轩辕:古代车子前面驾牲畜的部分,后来指车子,这里作动词科车的意思。高闳(hóng宏):高大的门。以上四句,作者用“胎”、“浴”、“徘徊”、“轩辕”等词语都是描写太阳的动态,是拟人的写法。[24]新沐濯(有拼音zhuó浊):刚刚沐浴过。新:刚好。[25]沧沧凉凉:清爽凉快。[26]宜君宜王:君王感到舒适,意指君王治理国家顺利、适宜。[27]丁:当。[28]生:这里指出现。[29]法宗礼:按封建社会的道德规范来制定规章制度。[30]族归心:宗族归附。[31]鬼归祀:鬼神接受祭祀。[32]百宝万货:大量的财宝货物。[33]人功精英:人们劳动所创造的精华。[34]不翼而飞:这里是形容宝货运转迅速。[35]府:聚集。京师:京城,同“山中”相对,指清王朝。[36]冥冥:黑暗。[37]鄙夫:指封建社会里贫贱的人。皂:黑色。[38]亭午:中午。[39]五色:原指青、黄、红、白、黑五种颜色,这里泛指五光十色。文明:文采鲜明。[40]和气:温和的空气。[41]奔命:为了执行命令而全力以赴。[42]如:往。[43]窒士:指不得志的读书人。[44]犹:如。[45]惨惨目光:眼睛失神,暗淡无光。[46]与梦为邻:原意是将要睡觉,引申为昏昏沉沉,象在做梦。[47]元妃:皇帝的第一个妻子。嫔嫱(pínqiáng贫墙):皇宫中的女官。[48]世豢:世世代代受朝廷供养的人,这里指大臣。[49]册书:文献典籍。[50]圣智:智慧高超。心肝:这里指心血、精力。[51]百工:各行各业的工艺工作者。魁杰:才能智慧出众的人。[52]裂:撕毁。磔(zhé哲):砸碎。[53]丑类:恶劣的人。窳呰(yǔzǐ雨子):无用的人。[54]辇(niǎn捻):原是人拉的普通车子,后来专指皇帝皇后坐的华贵的车。任:重任,这里指高官重职。[55]生资:赖以为生的力量。[56]咸:都。[57]反其野:又回到朝廷以外的地方去。反:返。[58]贵人:受皇帝封了爵位的人。故家:世代做官的家族。蒸尝之宗:秋冬祭祀的主祭人,一般指嫡长子。[59]重器:宝器。指古时刻有祖先功勋文字的鼎盂,子孙万代要把它作为传家宝来继承。[60]窭(jù巨):人子:乡野贫穷的人。[61]气:元气,这里泛指国家的人力物力。泄:散失。[62]四山:泛指京城以外的地方。[63]媕婀(yǎnē奄阿):犹豫不决,对事情没有定见。[64]贱:地位低下,这里指清王朝威望衰落。[65]山中之民:指在野的地主阶级革新派和屿革新派的知识分子,这是龚自珍热情赞扬和寄予期望的。[66]自公侯:自称为公侯。[67]势:势力,这里指权势和财力。68]鼠壤:老鼠从洞里挖出来的小土堆。这里比喻清王朝的统治极端散,快要崩溃。[69]尘霾(mái埋)恶:意思是空气中因悬浮着大量的烟、尘等微粒而混浊起来。比喻朝廷的政治空气混浊腐败。[70]泊然而和:气氛宁静舒适。[71]冽然而清:泉水清澈明净。[72]攘(rǎng壤)臂失度:比喻清王朝统治者惊慌失常。攘臂:卷起衣袖,伸出臂膊。[73]啾啾(jiū揪):虫儿发出的细小、嘈杂的声音。[74]戒:告诫。娴靡(xiánmǐ贤米):优美温文。[75]“朝士寡助失亲”四句:这里龚自珍从人心的背向来对比,认为“京师”已面临失道寡助、众叛亲离的地步;而“山中”正处于得道多助、一呼百应的形势。朝士:指同“山中之民”相对立的清王朝统治者,即官僚大地主顽固派。一啸百吟:一呼百应。[76]僝(chán蝉):苦闷的意思。[77]简:怠慢。[78]侧焉徨徨商去留:背地里心神不安地商量留在朝还是离开朝廷。[79]多暴侯者:指赞美反抗清王朝的。多:称赞的意思。暴侯:即暴昭、侯泰,两人先后任明朝建文帝的刑部尚书,燕王朱棣起兵夺取皇位,暴、侯二人因忠于建文帝而被杀。事见《明史·暴昭传》。清王朝建立之后,在一部分地主阶级知识分子中存有反对清王朝的思想,龚自珍在这里赞扬两人,是曲折地表示他对这一部分人的同情和重视。[80]生钟簴(jù巨)之思矣:产生了盼望新朝代的念头。钟簴:古时候悬挂在朝廷宫殿、宗庙里体现国家礼乐制度的钟鼓乐器,这里指朝廷。[81]寿耇(gǒu苟):年老的人。遽(jù巨):快。[82]其祖宗:指京师统治者的祖宗。[83]无余荣:没有多余的荣誉,引申为没有希望。[84]殿:最后。[85]其山林之神:指山中之民的祖宗。[86]俄:表示时间短促。[87]鹖(hé)旦:号寒鸟,黎明前常常受不住早寒而号叫。[88]“有大音声起“三句:龚自珍在上面把“京师”和“山中”一连列举了几个对比,说明这两种力量的消长变化。他在这里已预示了一场大规模的反对清王朝的风暴即将到来,反映了他要求冲破黑暗的强烈愿望。他期待的“大音声”同他晚年呼唤的“九州生气恃风雷”的“风雷”是一脉相承的。钟鼓:这里作动词,即敲打鼓。波涛:这里作动词,即推波助澜。[89]丑生:各式各样的生活。丑:类。[90]“旦暮为纵”四句:这是龚自珍对“纵”、“横”的解释。意思是:就一天时间讲,从早到晚叫做纵,所处的那一刻叫做横;就漫长的历史时期讲,百代叫做纵,当代叫做横。旦暮:早晚。百世:指很长的历史时期。一世:一代,指现实社会。[91]实:现实,实际。[92]名:抽象,虚名。[93]之民:即“山中之民”,“之”是“这”的意思。[94]壑(hè贺):山沟,深谷。[95]邱:丘,小山。[96]垤(dié蝶):小土堆。[97]宠灵:宠爱。[98]横天地这隐:指敢于正视现实,力图改革社会的隐者,“山中之民”是这一类人。龚自珍“尊”的这种隐者,实际上是在野的不满清朝专制统治的地主阶级革新派人物。[99]曰:这里的“曰”和下文的“问曰”、“应之曰”,都是龚自珍借史官之名来发表自己的见解的。[100]媚夫:阿谀奉承的人。101]猖夫:狂妄放荡的人,指傲民。[102]酣民:醉生梦死的人。[103]瘁民:瘁同“悴”,即悴民。[104]孰:谁。[105]蹊辙:原指路径,这里指痕迹。[106]畔涯:边际。107]折:敬服,这里指谦恭。[108]自:止息,安宁。[109]煜爚(yùyuè玉跃):闪闪发光。[110]杳冥:原意是遥远宽广,这里指不可捉摸。[111]七反:往返七次,即反复多次。[112]纵之隐:指不敢接触实际、脱离现实斗争的隐者。龚自珍认为这种人是可悲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