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

石蕴玉而峰辉,水含珠而川媚

 
 
 

日志

 
 

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2013-12-11 18:13:57|  分类: 网络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
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这副对联来自河南省南阳市内乡县的旅游景点——内乡县衙,为康熙十九年(1680年)内乡县知县高以永撰写
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 玉峰 - 大兴安岭 石  
大堂楹联“欺人如欺天毋自欺也,负民即负国何忍负之”。
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 玉峰 - 大兴安岭 石
 二堂屏门匾额“天理、国法、人情”。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 玉峰 - 大兴安岭 石
据《内乡县志》载,县衙始建于元大德八年(1304年),历经明、清维修和扩建,逐渐形成一组规模宏大的官衙式建筑群。
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 玉峰 - 大兴安岭 石
         内乡县衙是迄今全国保存最为完整的古代县衙,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县衙座北面南,占地面积8500平方米,中轴线上排列着主体建筑大门、大堂、二堂、迎宾厅、三堂,两侧建有庭院和东西账房等,共6组四合院,85间房屋,均为清代建筑。
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 玉峰 - 大兴安岭 石
        高以永,字子修,号荆门,清浙江省嘉兴府秀水县新丰村(今嘉兴市南湖区新丰镇竹林村)人。出生于望族,行一(其下有五弟:以原、以正、以宏、以恒、以京),为北宋名将高琼的22世孙。高天资聪颖,“少学于施博一,以躬行为主。”康熙十一年(1672年)壬子科举人。十二年(1673年)参加礼部会试以单科夺元而称为会魁,同年中癸丑科韩菼榜进士。康熙十八年(1679年)知内乡县,兼摄镇平、淅川两县事务,开清代内乡知县任职九年的先河。二十七年(1688年)擢升直隶省安州知州并兼新安县事。三十一年(1692年)升任户部江西司员外郎,约两年余,因劳于政务而病逝于官邸,时年63岁。有二子,名孝本(进士)、孝德,“皆有骏声”。据高氏世系表载,高以永的长子孝本、次子孝德记载至十代后中断,因日本侵华,高氏一家逃散未归。留有《高户部诗集》。
        据清康熙《内乡县志》、《嘉兴县志》等志书记载,康熙十八年(1679年)以永以会魁知任内乡时,“内乡自明季大乱,流寇蹑其地者十余年,民死徒殆尽。”内乡与襄阳接壤,地处鄂、豫、陕三省交界,军需供应负担沉重,百姓苦不堪言。襄阳杨来嘉部常借农时越境骚扰,且诱贫民子女离家为其奴仆,如有逃脱,则捕系亲属邻人。以永莅政三日,有二悍卒公然称将军令缚人于市。以永闻之大怒,遂命将其执而械之。此事报于南阳府,知府畏将军之威欲释,以永坚持请知府申呈臬司,二悍卒最终受到制裁。自此县南平静,“民获安堵”,以永也以诛暴立威。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 玉峰 - 大兴安岭 石
        由于长年的社会不安,民生凋敝,土地荒芜,国家的赋税,十不能完成一二。以永下车即问民疾苦,以赈济灾民为急务,广招来贷贫民,流民四处返回,给发种子,调剂耕牛,令其广开垦,种植桑、麻、枣、栗等经济作物。并将新垦土地划分五等,就低划分,申请上宪六年内不收赋税。于是极大地调动了农民们的开荒积极性,累年开荒达四千余顷(40万亩)。民获其利,蓄积有余,社会安定,民风淳厚。
        内乡僻处万山之中,土瘠而民贫,素不产黑铅,而每年却有黑铅贡斌300斤,无奈只有到外省采买。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户部以黑铅不敷国用,将河南加大征收五万余斤。由于书吏捣鬼,仅内乡就分派两万八千斤,一县当全省之半,“物力民命,何以堪此?”高以永多次奔走省会,竭诚呼吁,虽一时未能即免,但各上司有感于高公至诚,劝令同南阳府各州县权为协济,三年时间,上司观高以永为民请命的详文汇刻成帙,不觉为之恻然。然而,黑铅贡数未得纠正,他又调任直隶省安州知州。上命难违,以永以内乡百姓利益为重,仍在省城奔走呼吁,真可谓“公之造福于内邑者诚无尽也。”
        高以永为政以宽厚为本,效法战国时单父县令宓子贱,崇尚鸣琴而治,政简刑轻,重修二堂后,将思补堂改称琴治堂。每遇命盗重案,更是慎之又慎,从不滥用刑罚。兼摄镇平事务时,有一孝廉畏罪亡匿,县衙将其父子羁于衙门,以永认为子罪不能及老,但放了老人,有谁来养活他,于是请示上宪将祖孙一并释放。
       高以永奉法尽职,但也偶有失误之处。康熙二十年(1681年)为乡试同考官时,就因逃人失查,邑民误传以永将受降调处分。父老奔走呼吁,“会议留任”。此时逃人以判狱三年,但案子未结株连多人,以永尽力承担责任,“获全殊多”。
        高以永在内乡任职九年后,考核卓异,迁直隶省安州知州。据《安州志》、《嘉兴县志》记载: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高以永上任安州知州后,二十八年(1689年)“畿南大旱,赤地千里,以永兼摄新安(县),两地求赈者日以千计。常平仓粟石散给立尽”,又请示上司从国库内拨赈灾款30万,以永遍历乡村亲自给发,不假吏役之手,政策从一而终。烈日当头,尘土弥漫,以永奔走于乡村田野,安抚百姓。脸晒黑了,人累瘦了,“见者不知其为官也。”
        安州境东有浅水湖泊白洋淀,因水涸为地,百姓在此种麦偶有所收。驻保定旗军见其有所收获,指为放马场地。府下令清丈及赋,以永极力争辩。言此地为水浸偶遇干涸,而指为马场地。他日水溢地不可得,而按籍应有马场地若干,应指他地以为固定马场地。为此争论无穷,以永据理争辩,未果。后霪雨忽发,白洋淀巨浸如旧,果如以永所料,最终如愿,得以安寝,州人无不叹服。
        安州地处天子脚下,驿递繁重,且土瘠民贫,赋税多不能完成。为本州应役者,按例每年每里一人轮值,虽为轮值,实为奸黠者主之。所需修城物料,上官驿马,加上应役人员饭食工银,往往费一征十,民不堪勒索之苦,上官虽也知其弊政,但司空见惯,长期不改。以永执政,察其弊立其约,勒石碑于州门外,永为禁革。凡公事皆官自理,不得烦及里民。从而大大减轻了百姓的负担,“民得安枕”。每遇皇帝大驾行幸,沿途诸州县接上司牌文,即派遣于民,而民多告病以为推托之词,惟以永“措置有方,事集而民不扰。”
        高以永温厚和平,爱护百姓,心胸开阔,赋性宽仁。遇大事他人震惊,惶惶不知所措,而他总能沉着冷静,以谈笑处之。对属下、对民众从未见其发怒。“深仁厚泽,入人骨髓”,所至,歌谣载道。且在当时河南全省也有一定影响,作为乡试同考官赴省城大梁(开封),“市肆人指而羡之以相示,曰‘今(内乡)之县令高公也’。”离任内乡时,百姓扳道挽留,甚而有追送数百里者。后立“德政”、“去思”二碑于仪门前,入名宦祠。清康熙《内乡县志》,称“在事数年,温厚和平为治务,慈祥恺悌之声无间遐迩”。清同治《内乡通考》又进一步评论说,“高以永,广开垦,除匪盗,其有造于内乡者甚大,宜其崇祀名宦也。”
        知安州时,有一纨绔子弟对高以永的政声和为人持怀疑态度,公然赴衙,要亲见其人。以永欣然延接,和风于斋宇,其仪态之大方,学问之渊博,言辞之得体,使他叹服:“以永的政声绝无粉饰之辞”。从此,也出自诚心向播惠政之声。自谓曰“令之循良不可得,而卓卓如公者,予得以闻其政声,观其容貌,聆其言论为大快也。”后升调户部时,安州人泣送如内乡。
        高以永勤于政事,宽以待人,但生活上严于律己、清苦过人。为州县官十一年未携家人至任所。内乡至安州、安州至户部,离任时,“仅囊衣箧书自随而已。”户部江西司员外郎任上,他深知“江南财赋半天下”,工作繁重、责任重大,为防奸吏作弊,夜以继日查核文书簿籍,以至积劳成疾,病逝于任所。死后没有留下任何属于他自己的财产,连灵柩也不能运回,靠亲故致赙(为死者送钱物),得以归葬。安州人闻之,相率入都哭奠者不绝。后公子过内乡,“其民攀留而不忍舍道,相别泣下湿襟。”
       高以永是勤能之官,清廉之吏,也是诗人。见于康熙《内乡县志》记载的有诗歌、碑文二十余篇。如他在《内乡春日漫兴》一诗里写道:“每逢春耘早放衙,小堂幽静胜山家,悠然竹几摊出坐,落尽中庭白杏花。”表达了他体察民情、重视农事、关心民瘼的情怀。
        高以永身后留有《高户部诗集》一本,嘉兴《竹林八圩志》收录有高以永一生作诗数百篇。清代著名史学家万斯同等五人,为其所作的序言,从不同的角度评价了高以永的为政、为人和在文学方面的成就,如冉觐祖在序言中写道:“今海内诗人竞相雄长者未有定论,而公亦可以独树旗鼓,自名为家不愧也。而予尤幸始而闻公之政事,徐而瞻公之容貌,聆公之言论,今又得读公之诗,不觉向往之情弥殷也!” 乾隆《嘉兴县志》也为高以永撰写了列传。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