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

石蕴玉而峰辉,水含珠而川媚

 
 
 

日志

 
 

赠郭驸马二首 李端  

2013-05-22 06:23:29|  分类: 读诗赏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赠郭驸马(郭令公子暧尚升平公主令于席上成此诗)】(其一)
青春都尉最风流,二十功成便拜侯。金距斗鸡过上苑,玉鞭骑马出长楸。
熏香荀令偏怜少,傅粉何郎不解愁。日暮吹箫杨柳陌,路人遥指凤凰楼。
    ①都尉:驸马最初为官名。全称为驸马都尉。汉武帝时置驸(副)马都尉,掌副车之马。三国时期,何晏以帝婿的身分授官驸马都尉,后又有晋代杜预娶司马懿(晋宣帝)之女安陆公主,王济娶司马昭(文帝)之女常山公主,都授与驸马都尉一职。魏晋以后,帝婿照例都加驸马都尉称号,简称驸马,非实官。驸马后来就成了帝婿的代称。 ②金距斗鸡:斗鸡时为了增加鸡的威力,给鸡爪子上套上带有尖刺的金属圈。 ③长楸:指两旁种着高楸的大道。楸,落叶乔木,也叫大樟。④熏香荀令:荀令,指三国时曹操的谋士荀彧。这里借指郭子仪。荀彧的儿子也是驸马。⑤傅粉何郎:指三国时的何晏。傅粉,敷粉,抹粉;何郎指何晏,面白如粉。何晏也是驸马。
       李端风度翩翩,才情过人。但生性淡泊,不耐世俗。他于大历五年就考中了进士。但一直没有做过什么大官,从九品的校书郎熬了一生,最后才是个杭州司马。而这六品的小官却是李端一生仕途的顶峰。正如李端自己写的诗中所叹的那样:“芭蕉高自折,荷叶大先沉”。才气太高,有时却不宜当官。
       李端一生好诗名句不少,打开李端的诗集,迎面而来的是满怀的清气,纵横的才情。像什么“落日见秋草,暮年逢故人”、“抱琴看鹤去,枕石待云归”等都是极佳的好句。李端还对女儿家情怀摹写的极为细致,像他有诗写小女孩拜新月:“开帘见新月,便即下阶拜。细语人不闻,北风吹裙带。”短短四句,娇嫩少女盈盈含羞之态全出。这首“月落星稀天欲明,孤灯未灭梦难成。披衣更向门前望,不忿朝来鹊喜声”,则又对独居少妇闺中的寂寞之情描画得维妙维肖。上面两首诗《唐诗鉴赏词典》中都有,这里就不多说了。
       李端此诗的故事:诗中的郭驸马名郭暖,是郭子仪的第六个儿子。郭子仪乃是平定安史之乱的大功臣,唐室能起死回生,郭子仪功不可没。唐代宗对郭家十分恩宠,特地将女儿升平公主嫁给了郭暖。
       说起郭暖和升平公主,戏剧《打金枝》中所说的故事,正是发生在他两口子身上。《资治通鉴》原文根本没有写打公主一说,只是吵架而已。当时规矩就是公主与臣子结婚,那叫下嫁。唐制规定,公主下嫁,不拜公婆。所以,升平公主自打结婚那天,也没给郭子仪老夫妇俩磕头行礼过。这天郭子仪过寿,郭暖想让公主去拜寿,公主不肯。郭暖气头上说了句,别以为你老爸是皇上就这样牛,要是没有我们郭家你们李家指不定还坐不坐得住皇位呢。公主带上贴身丫环回宫哭诉告状。这边郭子仪也慌了神,听说儿子说了这种话,连忙将他捆了带进宫中请罪。好在唐代宗比较宽容,并不追究此事,反而亲热地和郭子仪聊了回家常,说小夫妻的私事,做长辈不用管--“不痴不聋,不做家翁”。即便如此,回家郭子仪依然大棍子侍侯了郭暖一顿。
        郭暖挨了这顿揍,再也不敢惹公主老婆生气了。虽然郭暖怕老婆,但高官厚禄还是少不了他的。本诗就是在郭暖加官后的宴席中写的。虽是应景之作,但通过描写在宫中“金距斗鸡”、 宫前“玉鞭骑马”的情形,把郭暖倍受荣宠、春风得意的神态描绘得相当生动,“杨柳陌”、“凤凰楼”之类的词,更是显得余韵无穷。公主和郭暖听了十分欢喜,举座也都赞叹不已。但这时同是大历十才子的钱起心中酸溜溜地不舒服,他站起来说:“这必是李端早就准备好的诗,这样,让他以我的姓--“钱”字为韵脚,再做一首看看。”结果李端不假思索,须臾之间,就又吟出一首七律:
【赠郭驸马(郭令公子暧尚升平公主令于席上成此诗)】(其二)
方塘似镜草芊芊,初月如钩未上弦。新开金埒看调马,旧赐铜山许铸钱。
杨柳入楼吹玉笛,芙蓉出水妒花钿。今朝都尉如相顾,原脱长裾学少年。 
       此诗以“钱”作韵脚,虽然用了邓通(汉文帝的男宠,后失宠后被饿死)的典故,有点不吉利,最后那句“原脱长裾学少年”,意思是愿意和郭暖的奴仆一样鞍前马后地效劳,有点不顾身份,屈身奉迎的意思。但总体来说,诗的意境还是不错的。短短地时间内顺口就能吟出这样一首七律来,钱起等都自叹弗如。公主和郭暖大喜,重重地赏了不少金帛。
       李端在郭驸马府中赚到的不单是钱,《琅寰记》说,有一次郭暖开宴会时,有一个家姬镜儿出来待客,姿色绝代,且弹得一手好筝。李端当时也在座,这个镜儿看李端风流潇洒,立刻爱上了她,李端也对她有意思,两人眉来眼去的。郭暖瞧在眼里,他却没有生气,反而说:“李生能以弹筝为题,赋诗娱客,吾当不惜此女。”李端当时就吟道:“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郭暖听了,大声赞赏。当场将镜儿赠与李端,并把桌子上所有的金银酒器都让他俩拿去作为嫁资。
       郭暖如此大方地将镜儿送给李端,也另有隐情。唐朝公主个个凶悍,郭暖自从挨了棍子以后,见了升平公主十分畏惧,镜儿就算在他身边,也只能“馋涎落肚里”,干脆送给李端,“不见可欲,其心不乱”。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