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

石蕴玉而峰辉,水含珠而川媚

 
 
 

日志

 
 

你接不接受凶手的忏悔------读《向日葵》  

2013-08-02 21:53:28|  分类: 书海泛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那些具有较多宗教背景的民族,如果有人接受了一个濒死的人的忏悔,这个死去的人的灵魂就能得到安宁,就不必下地狱;如果没有人接受他的忏悔,那么那个将要死去的人的灵魂就将得不到安宁,也许地狱之门就在等待着他。所以你接不接受凶手的临终忏悔,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面对一个凶手的临终忏悔,你会接受吗?
       西蒙·维森塔尔(Simon Wiesenthal,1908年—2005年),二战以前是生活在奥匈帝国加利西亚莱姆堡市(乌克兰利沃夫)的一个犹太建筑师,1934年10月被捕成为党卫军集中营里的一名犯人,1945年5月被美军解救于毛特豪森集中营。西蒙·维森塔尔的《向日葵》向我们讲述了一个发生在集中营里的故事,故事不那么残酷,也不那么疯狂,但却向我们讲述了一个不太好答复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面对一个丧失良知的濒死的屠夫的忏悔请求,你接受他的忏悔吗?你有权力接受他的忏悔吗?你宽恕他吗?你有权力宽恕他吗?或者你应该一言不发离他而去?
       事件是这样展开的:那一天下午,正在去参加劳动的押送路上,或者正在等待被安排去某一场合参加劳动时,一个德国护士把西蒙·维森塔尔带到了一个临终病室,去见一位21岁年龄的同时也是重伤垂死的党卫军士兵卡尔,这位垂死的党卫军士兵面对着囚犯维森塔尔,讲述了一个故事:
      卡尔和他的党卫军们指挥犹太人把一卡车装满汽油的汽油桶搬进一幢三层高的楼房里,然后将150或者200个犹太人(包括孩子和老人)赶入这幢楼房,再将另一辆卡车里的犹太人也赶入这幢楼房,然后锁上大门,在楼的对面架好机枪,然后向楼内扔进打开了保险盖的手榴弹……  爆炸声此起彼伏,熊熊大火燃起,楼内一片惨叫……党卫军们端着机枪,瞄准着窗口,看到犹太人跳出来就疯狂的扫射……
      卡尔在后来的战斗中负了重伤,已经被医院的护士安排在了临终病房,濒临死亡,但卡尔为自己犯下的罪孽而不得安宁,就要求护士小姐为他找一个犹太人,他希望在犹太人面前忏悔并取得犹太人的宽恕。 “我希望能安心地死去,所以我希望得到你的宽恕,否则我将死不瞑目。”
       维森塔尔面对这个濒死屠夫的忏悔,一言不发走出了房间,而第二天当维森塔尔可能与卡尔相遇时,这个党卫军已经死去。沉默,表示维森塔尔不宽恕卡尔。
      维森塔尔知道,每一个德国士兵死去后,会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坟墓,他的坟墓上会种上一棵向日葵,每一个死亡的党卫军都会拥有一支向日葵。
      维森塔尔还知道自己和可怜的犹太人们一样也将很快死去,犹太人死去只能一层一层地叠埋在万人坑里,万人坑任凭风吹雨打,没有人来盖一片土,也没有人来种一棵向日葵。
       在这个故事在战后引起了人们关于宽恕、复仇、报复、同谋、忘却、责任等无数问题的争论:全世界正在协力大家忘记那些令人类蒙羞、令宗教和人性成为笑谈的可怕的暴行,即便它们还活生生地存留在我们的记忆当中。德国出版商在战后立即把宽恕两字写在了犹太人的旗帜上,与直接写上复仇两字一样,其合理性都值得怀疑。什么是复仇?什么是宽恕?如果宽恕不能洗刷谋杀的罪过,复仇同样也不能,因为复仇是以恶报恶,只会增加这个世界的恶。
       三四十年过去后,当罪恶已成为历史时,回避它或者忘却它,同样是合谋犯罪,容许自己这一代或者下一代集体遗忘掉罪恶,这就等于是宽谅了罪恶。宽恕表面上显得非常温和,其实它是残酷无情的,因为它忘记了受害者。它否定了受害者生存的权利。它湮没了过去。它以对受害者的无情为代价换取了对凶手的同情。可怜施虐者等于冷漠无辜者。
        让党卫军得不到赦免死去吧!让他到地狱去吧!苍蝇也会比他更早见到上帝。
        西蒙有没有宽恕这个党卫军的权利?他们不是天生的杀人犯,也许曾经是农民、手工业者、政府官员或者甚至是教师,他们年轻时代也许也接受了宗教的教育,但是在希特勒时代,他们参加了党卫军,变成了疯狂的凶手,如今,神父、慈善家、利他主义者们要求宽恕和忘却纳粹所犯下的罪行,但是,神父们也许连别的的一句耳光也没有吃过,他们哪里有权力劝说我们对党卫军们宽恕呢?。
       面对那个年轻的濒死的党卫军的忏悔请求,我保持了沉默。因为当犹太老人、妇女、孩子、男人们被赶行欧洲屠宰场时,那些德国人不也是一言不发么?当人类正在忍受血淋淋的羞愧时,如果默默地站在一旁一言不发,难道不是在犯罪吗?沉默有很多方式,有的时候沉默确实比雄辩更有意义。       
       毫无疑问,你一定经常对受压迫者表示同情和怜悯,但是对你来说,你自己家庭的幸福是最重要的。成千上万这样只关心自己安乐窝的和平与安宁的家庭,就为罪犯们登上权力的宝座维持独裁的统治搭好的台阶。当罪恶发生时,扭头不管,不去注意它,等于是合谋犯罪。
      《向日葵》,奥地利西蒙·维森塔尔著,上海三联书店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