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

石蕴玉而峰辉,水含珠而川媚

 
 
 

日志

 
 

《中俄密约》等  

2014-01-04 11:56:00|  分类: 蒙古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清国和沙俄的军事攻守同盟条约,历史上叫做《中俄密约》。全文如下:
    一八九六年六月三日,光绪二十二年四月二十二日,俄历一八九六年五月二十二日,莫斯科。
    大清国大皇帝陛下暨大俄国大皇帝陛下,因欲保守东方现在和局,不使日后别国再有侵占亚洲大地之事,决计订立御敌互相援助条约,是以大清国大皇帝特派大清国钦差头等全权大臣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一等肃毅伯爵李鸿章;大俄国大皇帝特派大俄国钦差全权大臣外部尚书内阁大臣上议院大臣实任枢密院大臣王爵罗拔诺甫,大俄国钦差全权大臣户部尚书内阁大臣枢密院大臣微德;为全权大臣,即将全权文凭互换校阅,均属如式,立定条款如左:
    第一款 日本国如侵占俄国亚洲东方土地,或中国土地,或朝鲜土地,即牵碍此约,应立即照约办理。 如有此事,两国约明,应将所有水、陆各军,届时所能调遣者,尽行派出,互相援助,至军火、粮食,亦尽力互相接济。
    第二款 中、俄两国既经协力御敌,非由两国公商,一国不能独自与敌议立和约。
    第三款 当开战时,如遇紧要之事,中国所有口岸,均准俄国兵船驶入,如有所需,地方官应尽力帮助。
    第四款 今俄国为将来转运俄兵御敌并接济军火、粮食,以期妥速起见,中国国家允于中国黑龙江、吉林地方接造铁路,以达海参崴。惟此项接造铁路之事,不得借端侵占中国土地,亦不得有碍大清国大皇帝应有权利,其事可由中国国家交华俄银行承办经理。至合同条款,由中国驻俄使臣与银行就近商订。
    第五款 俄国于第一款御敌时,可用第四款所开之铁路运兵、运粮、运军械。平常无事,俄国亦可在此铁路运过境之兵、粮,除因转运暂停外,不得借他故停留。
    第六款 此约由第四款合同批准举行之日算起照办,以十五年为限,届期六个月以前,由两国再行商办展限。
               光绪二十二年四月二十二日
               俄历一千八百九十六年五月二十二日
    专条
    两国全权大臣议定,本日中、俄两国所订之约,应借汉文、法文约本两分,画押盖印为凭。所有汉文、法文校对无讹,遇有讲论,以法文为证。
    大俄国钦差全权大臣外部尚书内阁大臣上议院大臣实任枢密院大臣王爵罗拔诺甫,
    大清国钦差头等全权大臣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一等肃毅伯爵李鸿章,
    大俄国钦差全权大臣户部尚书内阁大臣枢密院大臣微德。
                光绪二十二年四月二十二日         俄历一千八百九十六年五月二十二日
===============================================
《旅大租地条约》
一八九八年三月二十七日,光绪二十四年三月初六日,俄历一八九八年三月十五日,北京。
    大清国大皇帝、大俄国大皇帝欲更敦两国盟谊,互筹相助之法,为此,大清国大皇帝派总理各国事务大臣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一等肃毅伯李鸿章,尚书衔户部左侍郎张荫桓为全权大臣;
    大俄国大皇帝派驻华署理全权大臣内廷郎巴布罗福为全权大臣;该大臣等各以所奉全权之据视为妥协,商定条款如下:
第一款 为保全俄国水师在中国北方海岸得有足为可恃之地,大清国大皇帝允将旅顺口、大连湾暨附近水面租与俄国。惟此项所租,断不侵中国大皇帝主此地之权。
第二款 因以上缘由所租地段之界,经大连湾迤北,酌视旱地合宜保守该段所需应相离若干里,即准相离若干里,其确切界限以及此约各项详细,俟此约画押后,在圣彼得堡会同许大臣刻即商订,另立专条。此界线商定后,所有划入租界线内之地及附近水面专归俄国租用。
第三款 租地限期,自画此约之日始,定二十五年为限,然限满后,由两国相商展限亦可。
第四款 所定限内,在俄国所租之地以及附近海面,所有调度水、陆各军并治理地方大吏全归俄官,而责成一人办理,但不得有总督、巡抚名目。中国无论何项陆军,不得驻此界内。界内华民去留任便,不得驱迫。设有犯案,该犯送交就近中国按律治罪,按照咸丰十年中、俄约第八款办理。
第五款 所租地界以北,定一隙地。此地之界,由许大臣在圣彼得堡与外部商定。此隙地之内,一切吏治全归于中国官,惟中国兵非与俄官商明,不得来此。
第六款 两国政府相允,旅顺一口既专为武备之口,独准华、俄船只享用,而于各国兵、商般只,以为不开之口。至于大连湾,除口内一港亦照旅顺口之例,专为华、俄兵舰之用,其余地方作为通商口岸,各国商船任便可到。
第七款 俄国认在所租之地,而旅顺大连湾两口为尤要,备资自行盖造水、陆各军所需处所,建筑炮台,安置防兵,总设所需各法,藉以着实御侮;并认以已资修养灯塔,以及保航海无虞之所需各项标志。
第八款中国政府允以光绪二十二年所准中国东方铁路公司建造铁路之理,而今自画此约日起,推及由该干路某一站起至大连湾,或酌量所需,亦以此理,推及由该干路至辽东半岛营口、鸭绿江中间沿海较便地方,筑一枝路。所有光绪二十二年八月初二日中国政府与华俄银行所立合同内各例,宜于以上所续枝路确切照行。其造路方向及经过处所,应由许大臣与东方铁路公司议商一切。惟此项让造枝路之事,永远不得借端侵占中国土地,亦不得有碍大清国大皇帝应有权利。
第九款 此约自两国全权大臣彼此互换之日起举行。此约御笔批准之本,自画押后,赶紧在圣彼得堡互换。兹两国全权大臣将此约备中、俄二国文字各二份,画押盖印为凭。两国文字校对无讹,惟辩解之时,以俄文为本。此约在北京缮就二本。
                                  光绪二十四年三月初六日      一千八百九十八年三月十五日 
==========================================
《交收东三省条约》
     一九○二年四月八日,光绪二十八年三月初一日,俄历一九○二年三月二十六日,北京。
    大清国大皇帝与大俄国大皇帝,愿将于华历光绪二十六年,即俄历一千九百年,在中国生出之变乱所伤邦交,复行敦固,兹为商议东三省各事,大清国大皇帝特派总理外务部事务和硕庆亲王,军机大臣文渊阁大学士外务部会办大臣王文韶,为全权大臣便宜行事; 大俄国大皇帝特派驻华全权大臣正参政大臣雷萨尔,为全权大臣便宜行事。该大臣等各以所奉全权谕旨查核,均属妥协,会同议订各条款开列于左:
    第一条 大俄国大皇帝愿彰明与大清国在皇帝和睦及交谊之新证据,而不愿由东三省与俄国交界各处开仗攻打俄国安分乡民各情,允在东三省各地归复中国权势,并将该地方一如俄军未经占据以前,仍归中国版图及中国官治理。
    第二条 大清国国家今自接收东三省自行治理之际,申明与华俄银行于华历光绪二十二年八月初二日,即俄历一千八百九十六年八月二十七日,所立合同年限及各条款,实力遵守,并安照该合同第五款,承认极力保护铁路暨在该铁路职事各人,并分应保护在东三省所有俄国所属各人及该人各事业。大俄国国家因有大清国国家所认以上各情,允认如果再无变乱,并他国之举动亦无牵制,即将东三省俄国所驻各军陆续撤退,其如何撤退,开列于后:由签字画押后,限六个月,撤退盛京省西南段至辽河所驻俄国各官军,并将各铁路交还中国;再六个月,撤退盛京其余各段之官军暨吉林省内官军;再六个月,撤退其余之黑龙江省所驻俄国各官军。
    第三条 大清国国家暨大俄国国家,为免华历光绪二十六年,即俄历一千九百年,变乱后来再行复炽,且此变乱皆属中国注札于俄国交界各省之官兵所为,今令各将军与俄国兵官会同筹定,俄兵未退之际,驻扎东三省中国兵队之数目及驻扎处所; 中国允认除将军与俄国兵官筹定必须敷剿办贼匪弹压地方之用兵数,中国不另添练兵。惟在俄国各军全行撤退后,仍由中国酌核东三省所驻兵数,应添应减,随时知照俄国国家; 盖因中国如在各该省多养兵队,俄国在交界各处亦自不免加添兵队,以致两国无益而加增义兵各费也。至于东三省安设巡捕及绥靖地方等事,除指给中国东省铁路公司各地段外,各省将军教练,专用中国马步捕队,以充巡捕之职。
    第四条 大俄国国家允准将自俄国一千九百年九月底,即华历光绪二十六年闰八月间起,被俄兵所占据并保护之山海关、营口、新民厅各铁路,交还本主。大清国国家允许:
    一、设有应行保护该铁路情节,则专责成中国保护,毋庸请他国保护、修养,并不可准他国占据俄国所退各地段;
    二、修完并养各该铁路各节,必确照俄国与英国一千八百九十九年四月十六日,即华历光绪二十五年三月十九日,所定和约,及按照一千八百九十八年九月二十八日,即华历光绪二十四年八月二十五日,与公司所立修该铁路借款合同办理,且该公司应遵照所出各结,不得占据,或借端经理山海关、营口、新民厅铁路;
    三、至日后在东三省南段续修铁路,或修枝路,并在营口建造桥梁,迁移铁路尽头等事,应彼此商办;
    四、应将大俄国国家交还山海关、营口、新民厅各铁路所有重修及其养路各费,由中国国家与俄国国家商酌赔偿,俄国因此项未入大赔款内。
    两国从前所定条约未经此约更改之款,应仍旧照行。此约自两国全权大臣彼此签押盖印之日起施行,并御笔批准之本限三个月内在森彼得保互换。兹两国全权大臣将此约务汉、俄、法三国文字各二分,画押盖印,以昭信守。三国文字校对相符,惟辩解之时,以法文为本,订于北京,缮就二分。
     光绪二十年三月初一日   俄历一千九百0二年三月二十六日
========================================
《会议东三省事宜正约》
一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光绪三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明治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北京。
    大清国大皇帝陛下、大日本国大皇帝陛下均愿妥定光绪三十一年八月初七日,即明治三十八年九月初五日,日俄两国签定和约内所列共同关涉各项事宜,兹照上开宗旨订立条约。为此,大清国大皇帝陛下简授钦差全权大臣军机大臣总理外务部事务和硕亲王、简授钦差全权大臣军机大臣外务部尚书会办大臣翟鸿机、简授钦差全权大臣北洋大臣太子少保直隶总督袁世凯;大日本国大皇帝陛下简授特派全权大使外务大臣从三位勋一等男爵小村、寿太郎、特命全权公使从四位勋二等内田康哉为全权大臣,各将所奉全权文凭校阅,认明俱属妥善,会商订定各条款,开列于左:
    第一款 中国政府将俄国按照日俄和约第五款及第六款允让日本国之一切概行允诺。
    第二款 日本国政府承允,按照中俄两国所订借地及造路原约实力遵行。嗣后遇事,随时与中国政府妥商厘定。
    第三款 本条约由签字盖印之时起即当施行,并由大清国大皇帝陛下、大日本国大皇帝陛下御笔批准,由本约盖印之日起两个月以内,应从速将批准约本在北京互换。为此,两国全权大臣缮备汉文、日本文各二本,即于此约内签名盖印,以昭信守。
    大清国钦差全权大臣军机大臣总理外务部事务庆亲王押、钦差全权大臣军机大臣外务部尚书会办大臣瞿鸿?押、钦差全权大臣北洋大臣太子少保直隶总督袁世凯押
    大日本国特派全权大使外务大臣从三位勋一等男爵小村寿太郎押、特命全权公使从四位勋二等内田康哉押
    光绪三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明治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立于北京    
附约
大清国政府、大日本国政府为在东三省地方彼此另有关涉事宜应行定明,以便遵守起见,商定各条款,开列于左: 
    第一款 中国政府应允,俟日俄两国军队撤退后,从速将下开各地方中国自行开埠通商:奉夫省内之凤凰城、辽阳、新民屯、铁岭、通江子、法库门;吉林省内之长春(即宽城子)、吉林省城、哈尔滨、宁古塔、珲春、三姓;黑龙江省内之齐齐哈尔、海拉尔、瑷珲、满洲里。
    第二款 因中国政府声明,极盼日俄两国将驻扎东三省军队暨护路兵队从速撤退,日本国政府愿副中国期望,如俄国允将护路兵撤退,或中俄两国另有商订妥善办法,日本国政府允即一律照办。又,如满洲地方平靖,外国人命、产业中国均能保护周密,日本国亦可与俄国将护路兵同时撤退。
    第三款 日本国军队一经由东三省某地方撤退,日本国政府应随即将该地名知会中国政府,虽在日俄和约续加条款所订之撤兵限期以内,即如上段所开,一准知会日本军队撤毕,则中国政府可得在各地方酌派军队,以维地方治安。日本军队未撤地方,倘有土匪扰害闾阎,中国地方官亦得以派相当兵队前往剿捕,但不得进距日本驻兵界限二十华里以内。
    第四款 日本国政府允因军务上所必需,曾经在满洲地方占领或占用之中国公私各产业,在撤兵时悉还中国官民接受。其属无须备用者,即在撤兵以前,亦可交还。
    第五款 中国政府为妥行保全东三省各地方阵亡之日本军队将兵坟茔、以及立有忠魂碑之地,务须竭力设法办理。
    第六款 中国政府允将由安东县至奉天省城所筑造之行军铁路仍由日本国政府接续经管,改为转运各国工商货物。自此路改良竣工之日起(除因运兵回国耽延十二个月不计外,限以二年为改良竣工之期),以十五年为限,即至光绪四十九年止。届期彼此公请一他国公估人,按该路建置各物件估价售与中国。未售以前,准由中国政府运送兵丁、饷械,可按东省铁路章程办理。至该路改良办法,应由日本承办人员与中国特派人员妥实商议。所有办理该路事务,中国政府援照东省铁路合同,派员查察经理。至该路运转中国官商货物价值,应另订详章。
    第七款 中日两国政府为图来往输运均臻兴旺便捷起见,妥订南满洲铁路与中国各铁路接联营业章程,务须从速另订别约。
    第八款 中国政府允南满洲铁路所需各项材料,应豁免一切税捐、厘金。
    第九款 所有奉省已开办商埠之营口暨虽允开埠尚未开办之安东县、奉天府各地方,其划定日本租界之办法,应由中日两国官员另行妥商厘定。
    第十款 中国政府允许设一中日木植公司,在鸭绿江右岸采伐木植。至该地段广狭、年限多寡暨公司如何设立,并一切合办章程,应另订详细合同,总期中日股东利权均摊。
    第十一款 满、韩交界陆路通商,彼此应按照相待最优国之例办理。
    第十二款 中日两国政府允,凡本日签名盖印之正约暨附约所载各款,遇事均以彼此相待最优之处施行。
    本约由本日签名盖印之日起即当施行,并本日签定之正约一经批准,本约亦视同一律批准。
    为此,两国全权大臣各奉本国政府合宜委任,缮备汉文、日本文各二本,即于此约内签名盖印,以昭信守。大清国钦差全权大臣军机大臣总理外务部事务庆亲王押、钦差全权大臣军机大臣外务部尚书会办大臣翟鸿押、钦差全权大臣北洋大臣太子少保直隶总督袁世凯押
          大日本国特派全权大使外务大臣从三位勋一等男爵小村寿太郎印、特命全权公使从四位勋二等内田康哉印
          光绪三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明治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立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