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

石蕴玉而峰辉,水含珠而川媚

 
 
 

日志

 
 

月夕花朝,買懽追笑---看歸棲鳥雀,聽問對漁樵  

2014-06-07 09:11:30|  分类: 读诗赏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濟南函山劉天民,以副使罷官,憤憤不平,作三《胡十八》,一套仙呂。《十八》全載,套亦撮大略,猶夫雙調云:
“這功名直甚的?大都是倘來的。呆脖子掙氣力,幾乎斷送老頭皮。多做上幾日,少做上幾日。騎虎的怎下來?屠龍的甚滋味?”
“這功名要怎麽?生被他迤逗殺。從來無有半星兒差,平日裏結下大疙疸。天和地是箇傻瓜,鬼和神是箇啞吧。張果老跌下驢,孫伯陽落下馬。”
“這功名有甚麽罕?直不的半文錢。搓紙約透針關,古今萬萬又千千。三十歲的是小顔、八百歲的是老聃,夢醒了一場空,是花兒開一遍。”
        “《仙呂》月夕花朝,買懽追笑,須知道無福難消,攜手向東君告。江湖、廊廟,壯心、豪氣近來消。看歸棲鳥雀,聽問對漁樵。今日不知明日事,這山望著那山高。只俺這潛頭的爭比出頭的乖,安心的越顯的勞心的躁。已造就生時八字,枉費了計策千條。頭皮兒說起來麻,舌尖兒吐出來咬。我在腦背忍不住嗤嗤的笑,好便似耍涼傘,弄江潮。爲甚麽我掉臂掀髯下九霄?逍也麽遙,且在這搭裏逃,壞主雇的生活也只這一遭。嚼舌根青鎖郎,綽口氣黃閤老,把俺這無嫂嫂的陳平也串下一箇招。我這裏謝皇王釋放的早,謝龍天保護的好。但願的五色田禾盛,四時風雨調,自量度,勾了俺這衣食的顔料,就是范丹哥有下稍。鹪鹩林多*大小?葵藿腸容易飽。擎一甌村里醪,抹一篇窗下稿,哈兒馬兒的功勞,些裏末裏的才學,扯着拽著的榮耀,忽喇兀喇的虛枵,撞著俺村夫也須饒一饒。哥哥嚛!休鶯醒了陳摶覺。大東頭有箇田橫海島,雖然是些小窩巢,盡能勾躲避差徭。看了這遺蹤華表,淡煙殘照,斷碑荒草載前朝。”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