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石

石蕴玉而峰辉,水含珠而川媚

 
 
 

日志

 
 

大兴安岭密林深处的《憩园》  

2014-07-25 04:54:25|  分类: 回首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兴安岭林区密林深处的《憩园》 - 玉峰 - 老石日记

        上世纪80年代,大兴安岭林区密林深处的一个企业改造新建了自己接待客人的招待所,起了个名叫“憩园宾馆”。当时,我在林管局任办公室主任,正值宾馆新开业不久,和几个人到此,看到憩园二字,颇感疑惑。心中暗自思忖,这宾馆的名字是不是和巴金的小说《憩园》有关呢。

         巴金的小说《憩园》,写“我”住进了同学姚国栋家,家园的名字叫“憩园”。引出了憩园的新旧两个主人。

         憩园旧主人杨三爷,生于富足大家,爱读书,还作些诗词,不劳而获、衣食无虞的生活使他彻底消解了生存能力,无力自拨,最后不得已卖掉憩园,被亲人赶出家门,靠偷盗为生。他看起来很爱面子,流浪街头还到处掩饰自己的身份,最后因偷窃被送监狱而死。他的命运是对所谓“长宜子孙”(长辈造就一份丰厚的家产,适宜子孙过上稳定美好的生活)观念的绝妙讽刺。   

      憩园的新主人姚诵诗,是个留过洋、当过教授、做过官的大地主后代,原本有一番所谓的人生理想,住入憩园之后,靠着父辈遗留的七八百亩田地,过起了寄生生活。天天泡茶馆,看戏文,作应酬。他有知识,有思想,又受过先进文化的熏陶,对自己的人生价值理应有清醒的认识,对自己的生存命运也有主宰能力;但是他却放弃了这些,在安逸和无聊中打发着生命。《憩园》以杨三爷今天的命运隐喻着姚诵诗明天的结局,巴金从人物命运入手,以互为印证的叙事手段,使我们看到那被奢靡的物质外表所拥裹的精神深处的颓败。

        憩园宾馆,这名字虽然从字义讲,用来命名宾馆无可挑剔,但如果这名字是来自于巴金的小说《憩园》,联系小说的内容和当地当时的实际,则自然令人疑惑;不知这名字是否另有所指。

        在闲聊中,我也曾似乎无意实则有心的问过当地人员,只答说是征求多人意见,后选用此名,无非就是寓意山间小休,有趣的林间休息等等。

        听过之后,我微微点头不语,不敢深问,更不敢提起巴金的憩园。因为秘书、办公室主任之类的工作人员,从来是被人称为“当官的奴才,百姓的祸害”的,我本人既不是奴才,更不是祸害,但也不能不常常加以自警、小心谨慎,以防入流。虽然心中对答复不以为然,但也不能透底,更不能过分深究,只怕给那个人招祸或引起什么风波,也怕给自己带来多事的恶名,只能心藏那一点疑惑罢了。

        实际,那个地方和我是有一点关系的,我岳父曾是那里的的开发者之一;我一直是管局的一员,从七九年那个单位重新划归为我们的下属单位以来,我对那里的领导都是静而礼之。后来,我曾几次负责指导督查那一片的工作,也陆续有几个可称为朋友的人,但我的处友之道从来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此等疑惑自然难以开口相问。

        那里发生过的最大的事,大概就是90年代中期,那里的人上访截了火车,林区的一把手前去处理,到达的当天深夜,一声巨雷,心脏病骤发,不是在憩园小憩,而是彻底休息了。管局只好紧急调机,空运回城,举办丧事,此事引起很大轰动,有悲痛者、失望者、也有暗中窃喜者,因为出现空缺,之后调整班子,果然成全了几个善于活动谋官者,------
        几十年过去了,那处憩园尚在,前些年,偶尔经过,也曾在那里看看朋友,吃顿午饭,或略住一晚,只见装修日新,一而再三,时髦讲究,金碧辉煌,林区之中,也很是可以,只是取暖一直不佳,冬季少有人住。
        虽然每次路过或就餐时,心中不免又浮出那一点疑惑,只是不便在人前提起,因为谈起这个话题,难免引起在座之人的心疑和忌讳。偶尔说到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之类,也从未引出长宜子孙的话题,所以,也就是谈点酒桌段子,叙叙朋友情谊,按照《憩园》小说里女主人公“多写点温暖的故事,揩干人的眼泪,给人多一点欢笑”来行事了。
         到如今,我和那里已无任何干系,只是这点疑惑至今未解:这个名字是不是以巴金小说《憩园》主人公的财富不能长宜子孙的命运,来影射当地的企业的命运呢?是影射过去的领导者还是寓意后来的利益继承者,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好在这个疑惑不是什么大事,不解就不解吧,难得糊涂嘛。看来,有不解之事,也是人生的必然啊。
        不过,森工那“越采越多、越采越好”的美梦和巴金《憩园》“长宜子孙”的梦想一样,如同巴金在《爱尔克的灯光》中所写的祖父谋划攒积到临死前还一再叮嘱后辈保管财富,发展家产,指望“长宜子孙”;殊不知此乃一厢情愿,死病无药医,佛渡有缘人,那些不肖子孙都是崽卖爷田不心痛,直至最后家庭破落
        不管起名者当初用意如何,有何寓意,反正那个单位确实早就没有了历史的辉煌和荣耀,逐渐地慢慢破落下来,憩园宾馆经过先分后改,成为自立的股份企业,早已不再归属旧主了,那情景和巴金《憩园》故事里的憩园,倒真有几分相似之处,由此看来,这个名字倒真是起的贴切,而且还是有点预见的啊。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